生忻

一个快落的路梓女孩儿

风间清瞳:

好,再吹吹羡。

他于师姐,是永远被温柔相待的羡三岁,他于温情,是以德报德的患难好友,他于绵绵,是危机乍生时的萍水之交。

他对小姐姐们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重,不是随意轻薄人的无礼之徒,他挡烙铁,是因为天性为善的本能,不是因为要撩妹。

而他自己的那朵芍药花,早于某一年春满高楼时,送给他两辈子的命定之人了。

前尘里已经错过一次,这一世他珍惜都怕来不及。

你以为你在作践谁呢。

评论

热度(935)